nightysprasity.

cp不逆 gl 韩安
bg 齐照
bl 米优
mdzs mxtc 黑 毛毛远离

乞巧 华山x暗香 bg 1

还是第一次写这么长的比较短的文?
“阑珊星斗缀珠光,七夕宫娥乞巧忙。”

01

   天此刻仿佛拉上了黑色的幕布,什么东西也没有。

    就连那把弯弯的镰刀都在厚厚的云层中藏了起来,不情愿出来。只剩下几颗星点七零八落的缀着,其他几乎全部都变成了萤火虫,飞到地面上来了,在茂密的丛叶中发着微弱的光。
    这里没有沧海那一大片殷红色的花海,碧波万顷的湖,只有月色朦胧下生满芦苇的河道。不似云梦那儿的免费澡堂一样受欢迎,归去兮的小路上,挽兰湖的木板桥旁,静悄悄的,只有几个这儿的弟子守在这里。还有几只小径旁枯树上坐成一排的乌鸦,哪里也不去。暗香的一片坟地里好像围着幽火,说不清的凄冷,这种气氛早已融入这里的空气中,又使一大片区域杳无人迹。
    那把闪着寒光的月悄悄的来又悄悄地走了。暗香却还是这么黑,不知道什么时候到尽头。

02

  白雾不知道什么时候散了,今日的暗香似乎有些不一样,刺眼的阳光透过云层降临了静夜思。
  光好像变得温柔了,路旁的树夜从黑暗中透彻了真面目,是火色的枫叶,树叶被吹得莎莎的响。

“师姐师姐,为什么今天突然来了这么多其他门派的人?”出声的暗香弟子好奇的睁大了双眼,她声音仿佛若空谷幽兰,“是出了什么大事情吗?!”

“诶哟,”被叫做师姐的暗香女子勾起嘴角,眉眼如画,”师妹我记得你是今年刚来的吧,这是乞巧节快到了。

询问的女子还是不解的歪了歪头:“那为什么他们要来我们暗香呀?”

“这你就不知道了吧,说到七夕,还是我们暗香懂的最多。别说是华山女弟子了,云梦也及不上我们。七夕的大多活动,都会在我们这里举办。师妹你也是,不小了,”她挑了挑眉,“需要师姐帮你物色物色其他门派的弟子吗,这七夕,要单着过的话可无趣了。”

“不用了不用了,谢谢师姐啊。”高挑的暗香师妹赶紧急匆匆的转转过身去,骑上马儿便离开了

“诶。”师姐惊呼了一声,“玉玉,别再穿不像样的衣服了啊!”

不知道名叫“玉玉”的暗香女弟子听到没有,声音倒是随着马蹄翻滚的灰尘,飘到很远了。

03
   最近,大家都知道江湖上新建了个门派——沧海。不少的人争着去沧海瞧个新奇,一去,全睁大了眼睛。这哪是传闻中的凶狠,全是一个个齿白红唇的清秀小女孩。
   乞巧乞巧,这新来的沧海好像也想凑个热闹,天天招摇的喊着:“非诚勿扰呀!有没有人呀!乞巧不孤单,进队进队。”
   也许是沧海的小姑娘生着惹人喜欢,居然有不少人来到了约定地。各种高挑美丽的女子,英俊潇洒的男子弟也不少。
   人群的中间似乎有些独特,定睛一看,是一个带着白色薄纱的华山女子,抱着一个小小的沧海,隐隐约约,似乎还可以看见她嘴角上扬。这华山女弟子长的似乎有些太高了些,甚至比一些较小的男弟子,都要高上许多。她眼睛抹着海蓝色的眼妆,眼角左右还各有一颗红痣,披散着的长发遮住了她大半张脸,将身上的锐气减弱了许多。

  04
  “下面是第三位男嘉宾!第三位男嘉宾是谁!”那位华山女子怀里的沧海蹭了蹭,嘟着嘴,有些不满这有些混乱的场景。华山女子轻轻笑了一声,用她那修长的手,讲脸前的发丝绕到耳后,悄悄的在沧海萝莉耳旁说了什么,只能看到,小姑娘的脸马上变得像涂了胭脂一样,又把头埋下去。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   过了一会儿,沧海又再次叫道,这时,一个暗香终于出列了。
  他微微举起手,“是我。”
  “有人看上…”沧海主持人还没有说完话,她就被上方传来的声音打断了。
  “暗香帅哥看看我啊 。”朝声音源头一望,原来是之前带面纱的华山女弟子。

05
在看到那个暗香第一眼的时候 他就明白了是同道中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