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ightysprasity.

 Light a newer Wilderness 
My Wilderness has made 

是华山女儿!!!有没有同区江城子洞庭云水的小伙伴,!梦与君同也ok😭

乞巧 华山x暗香 bg 1

还是第一次写这么长的比较短的文?
“阑珊星斗缀珠光,七夕宫娥乞巧忙。”

01

   天此刻仿佛拉上了黑色的幕布,什么东西也没有。

    就连那把弯弯的镰刀都在厚厚的云层中藏了起来,不情愿出来。只剩下几颗星点七零八落的缀着,其他几乎全部都变成了萤火虫,飞到地面上来了,在茂密的丛叶中发着微弱的光。
    这里没有沧海那一大片殷红色的花海,碧波万顷的湖,只有月色朦胧下生满芦苇的河道。不似云梦那儿的免费澡堂一样受欢迎,归去兮的小路上,挽兰湖的木板桥旁,静悄悄的,只有几个这儿的弟子守在这里。还有几只小径旁枯树上坐成一排的乌鸦,哪里也不去。暗香的一片坟地里好像围着幽火,说不清的凄冷,这种气氛早已融入这里的空气中,又使一大片区域杳无人迹。
    那把闪着寒光的月悄悄的来又悄悄地走了。暗香却还是这么黑,不知道什么时候到尽头。

02

  白雾不知道什么时候散了,今日的暗香似乎有些不一样,刺眼的阳光透过云层降临了静夜思。
  光好像变得温柔了,路旁的树夜从黑暗中透彻了真面目,是火色的枫叶,树叶被吹得莎莎的响。

“师姐师姐,为什么今天突然来了这么多其他门派的人?”出声的暗香弟子好奇的睁大了双眼,她声音仿佛若空谷幽兰,“是出了什么大事情吗?!”

“诶哟,”被叫做师姐的暗香女子勾起嘴角,眉眼如画,”师妹我记得你是今年刚来的吧,这是乞巧节快到了。

询问的女子还是不解的歪了歪头:“那为什么他们要来我们暗香呀?”

“这你就不知道了吧,说到七夕,还是我们暗香懂的最多。别说是华山女弟子了,云梦也及不上我们。七夕的大多活动,都会在我们这里举办。师妹你也是,不小了,”她挑了挑眉,“需要师姐帮你物色物色其他门派的弟子吗,这七夕,要单着过的话可无趣了。”

“不用了不用了,谢谢师姐啊。”高挑的暗香师妹赶紧急匆匆的转转过身去,骑上马儿便离开了

“诶。”师姐惊呼了一声,“玉玉,别再穿不像样的衣服了啊!”

不知道名叫“玉玉”的暗香女弟子听到没有,声音倒是随着马蹄翻滚的灰尘,飘到很远了。

03
   最近,大家都知道江湖上新建了个门派——沧海。不少的人争着去沧海瞧个新奇,一去,全睁大了眼睛。这哪是传闻中的凶狠,全是一个个齿白红唇的清秀小女孩。
   乞巧乞巧,这新来的沧海好像也想凑个热闹,天天招摇的喊着:“非诚勿扰呀!有没有人呀!乞巧不孤单,进队进队。”
   也许是沧海的小姑娘生着惹人喜欢,居然有不少人来到了约定地。各种高挑美丽的女子,英俊潇洒的男子弟也不少。
   人群的中间似乎有些独特,定睛一看,是一个带着白色薄纱的华山女子,抱着一个小小的沧海,隐隐约约,似乎还可以看见她嘴角上扬。这华山女弟子长的似乎有些太高了些,甚至比一些较小的男弟子,都要高上许多。她眼睛抹着海蓝色的眼妆,眼角左右还各有一颗红痣,披散着的长发遮住了她大半张脸,将身上的锐气减弱了许多。

  04
  “下面是第三位男嘉宾!第三位男嘉宾是谁!”那位华山女子怀里的沧海蹭了蹭,嘟着嘴,有些不满这有些混乱的场景。华山女子轻轻笑了一声,用她那修长的手,讲脸前的发丝绕到耳后,悄悄的在沧海萝莉耳旁说了什么,只能看到,小姑娘的脸马上变得像涂了胭脂一样,又把头埋下去。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   过了一会儿,沧海又再次叫道,这时,一个暗香终于出列了。
  他微微举起手,“是我。”
  “有人看上…”沧海主持人还没有说完话,她就被上方传来的声音打断了。
  “暗香帅哥看看我啊 。”朝声音源头一望,原来是之前带面纱的华山女弟子。

05
在看到那个暗香第一眼的时候 他就明白了是同道中人。

有沒有洞庭云水的小夥伴
是女兒!

是以前写给sei的。

丁香味的诗歌漾在七月
我对紫色一见钟情。
“主。”
梦里的你一而再的呼唤我。
我却无法回答
我们的交流被规则禁锢。

你的唇微微张开,无声的叫着我的名字。
我的嘴紧紧合闭 ,无时不在呼唤着:
我爱你。
我曾不相信那四个字
却在七月对你一见钟情。

人们常念三行情诗
三行情诗。
我却一行也叫不出来。
哪一个字都不够赞美你。
我的宝贝啊。

我们日日夜夜隔着屏幕与对方相见。

陪伴‖小花仙【韩安】gl

是超小短篇

   “几乎每一个人都会想去记录一些东西,一段文字,一句话,或是一个瞬间。”它们都存在在记忆里面,但记忆有时是使人痛苦的。而那一个瞬间——最黑暗的时光,最想逃避的那一刻,却被那一丝温暖、和那抹浅浅的笑,点亮了,变得光明了。

   “我很小就是一个人,日日夜夜与孤独陪伴。”
    一个人上学,回家,一个人在庭院,一个人听我自己弹奏的乐曲。
    披着丁香色的女孩感受到了什么视线般,朝书房巨大落地窗外望了望。接着又调整好坐姿理了理自己的领结,而柔软的发丝挡住了她笔记本上接下来的字体,只能隐隐约约看见一小段文字写着“……直到那一天。”
  未能细瞧,清秀的字迹又接着落下了“一只大狗朝我吼着,我不知所措,然后她就冲出来了。”女孩不用细想那天的情景,那段回忆就自然而然的浮现到脑海了,好像才是昨天经历过的事。清清楚楚。
   “我记不清后来的事情了,我只知道她对我说了一句话——”然而手握着一只山茶瑰色笔的女孩这样写到。
   “她说:‘我叫夏安安。’ ”
    那个“安”字刚写完,女孩就不自然的将头发朝后面捋了捋,耳尖也顺着露了出来。紧接着几秒,上面就染上了可疑的红色。
    然后她又不由自主的朝窗外看了看。
    接着转过了身去。

    窗外是一个扎着马尾的可爱女孩,双马尾女孩挥了挥手,又叫了声之前写字的女孩的名字:“千韩!”
    然后有人脸红得像熟透了的虾。

    “她那么好,我当然自私啦。”千韩小声的哼了一句。

是一个听过的笑话

一个男的和一个女的

有一天那个男的问女的你有没有男朋友 女回答说有

然后那个女的问男的有没有女朋友男的也说有

然后男的想让他和女的还有他们的男女朋友一起出去玩
到了那一天男的和女的到了
男的就只看见女的 女的也只看见男的 (他们是面对面站着的)
女的羞涩问你的女朋友在哪里啊
男的说在我对面
然后男的问你的男朋友呢
女的说

在停车啊